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复盘ofo:单纯的一出资本游戏

作者: 时间:2019-07-29 点击:

2018年春节前,不顾律师的劝阻,老陶(化名)签下了ofo的合同。从事建材行业二十余年,老陶的公司在北京市负面产业清单的压力下极力转型。地处郊区相对偏僻的位置,老陶一时想不出其他的业务来养活公司里的兄弟,而顺义地区规模宏大的维修仓和满街的小黄车让老陶相信,与ofo合作的前途是光明的。

万万没想到,要债之路会如此坎坷。无财产可供执行——法院给ofo开具了“植物人”状态证明,一封封执行裁定书堆在ofo门外,累积了厚厚一摞,掩埋了明星企业的往日光辉。

几十亿规模的押金和供应商欠款,把ofo的出路挡得严严实实。三年前,ofo创始人戴威无法确定每天有多少投资者携款而来,现在他可能无时无刻不在祈祷有人来施以援手。

留给ofo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记者近日走访全国10多个主要城市发现,ofo在多地已经放弃了运营,由于车辆损坏严重,面临无人问津的窘境,同时随着监管部门对共享单车管控趋严,ofo被动出局或在所难免。如今,最不愿看到ofo就此落幕的可能是供应商:ofo创始团队各谋出路,要不回押金的消费者尚可“贴钱换购”,但被拖欠款项的供应商们面临无处索赔的局面,连锁反应甚至使得一些企业生计堪忧。

标签:  来源:

Copyright © 2013 k8娱乐k8娱乐|凯发k8 All Rights Reserved